返回顶部

OutOfMemory 小说连载 A novel of memory 第十章

本文作者Superwyh 原发于 gitcafe

我有个感情洁癖,就是认为代码注释写的不好的人水平都不行,尤其我不能容忍那些在代码开头都不愿意写出来自己名字的人。

这源自我小时候的一个习惯。那时妈妈总让我在所有自己的东西上写名字,从课本到记事本,即便第一次跟女朋友云雨之后我也拿起了笔去在她屁股上写名字,她温柔的看着我说了一句情话:“傻逼,你干嘛啊。”

这个习惯后来有所改观,就是我生怕某天捡到死亡笔记,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当然程序的注释不同人也有不同的风格,有的写出来像诗,有的写出来像屎。

六子是我见过唯一一个在注释里骂街的,

以至于我曾经在六子的代码里见过这样的内容。

    /*Fuck*/ You();

六子本身是野路子出身,跟我在一个游戏开发论坛上认识的。当时大家水平都不高的情况下,我是为了赚钱,他是为了理想。那种崇拜之情溢于言表。

六子当时不知道从哪搞了一盘叫做《游戏工厂》的软件。按照介绍来说是能开发大商业游戏的,这点也让我们这些穷困潦倒的学生党们羡慕不已。那段时间六子用本来就不宽的网线给我们发了很多截图,我顿时觉得那才是一名游戏开发者应该做的事情。几个月后我也找到了这款软件的种子,下下来后发现理想破灭的如此不动声色。真他妈的难用……

我问六子:“怎么难用的东西你怎么用下去的。”

“总比没的用强。”

后来大学的一个暑假我和六子第一次见面,在一个海边城市租了一见筒子楼,但庆幸的是面朝大海。然后我们心里是春暖花开。当时也没有空调,每天就是两个大男人赤条条的坐在屋子里。实在热的不行了就下海扑腾一会。

我们两个是合计着做款游戏,商量了很久不知道做什么。当时我认定做一个最底层,群众最喜闻乐见的故事。我告诉他,我们要做一款,英雄杀掉魔王拯救世界的游戏。

“这个也太土鳖了吧?论坛上99%的人都是做这个了。”

“那他们为什么做这个?”

“有市场呗。”

“那还是啊。”

“但那不够艺术啊。”

“但有市场啊。”

当时我觉得六子好就好在脑子比较活,所以说两句就能明白。后来才知道,原来是六子没明白我的意思,但是又不愿意跟我怄气。一个合格的程序员最闷骚的地方就在这里,如果你不看他的代码,永远不知道他想的是什么。

整体开发极其不顺利。

因为我们不打算用现有的开发工具,所以决定从底层写自己的引擎,但两个人代码功底都不好,算法能力更是一塌糊涂,遇到了很多极其奇葩的问题。

像当时在做寻路模块的时候,我们看着网上的A*算法但是怎么都写不出来程序。就想编出来了很多自认为是独创的算法,例如从A点到B点画一条线后在障碍物上获得一个出口和入口,再顺着障碍物走左右两条线从出口画到入口,最后整理这个路径就可以了。在地图不复杂的时候,没出现太多问题。

那段几乎是我人生最开心的时刻,只是后来做出的游戏扔到论坛上被人骂的一塌糊涂,没过多久我就因为就业压力很少关注这个事情了,渐渐也和六子断了联系。

几个月前我去看一场iOS游戏开发者的大会,压轴嘉宾我惊奇的看到了六子的名字。原来他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成功的游戏开发者,西装革履的站在台子上给我们去讲自己的成功史,之后和组织者开心的回了颐和安缦。

晚上我躺在如家潮湿的床上,听着隔壁此起彼伏的叫声,想起来当初在海边的一个凌晨。我跟六子说:“你睡会吧。”

“不用了。我还是把这段写完吧。”

“又不着急,休息一会吧。”

“不了,我明天想吃早饭,如果睡了就吃不到了。”

六子笑了。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