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OutOfMemory 小说连载 A novel of memory 第十三章

本文作者Superwyh 原发于 gitcafe

程序员有一条很可怕的鄙视链,基本上是写Haskel的鄙视Lisp,Lisp鄙视Scheme,Scheme鄙视Ruby,Ruby鄙视Python,Python鄙视C,C鄙视C++,C++鄙视Java,最后Java可怜兮兮的看看做.Net的,.Net当然也不甘寂寞,对一旁的美工投去了无限的鄙视。

结果周末美工带着女朋友去公园,一帮在鄙视链顶端的傻逼还在加班。

今天是周末,然后我们所有人走在加班。

前几天接了一个其他外包公司再次包给我们的单子,我本来以为是二次外包,结果没想到是第七次了,基本上包给我们的价格铁定亏。当时我就说不干,可以那边说没法加价,但是可以临时借我们一个程序,如果别的项目需要也可以临时用用。我就同意了。显然,事情比我预想中要好多的。借来的还是一个女程序。

昨天晚上我和哥几个聊天,问他们:“如果夜里,一个单身男程序和一个单身女程序在一起,你说会发生点什么?”

一员工抢答:“骂产品吧。”

另一员工插嘴:“铁定是骂运营啊。”

终于有个有良心的员工想到我了:“扯淡,一定是在骂老板。”

我觉得是时候稍微插嘴了:“为什么不会安心写程序呢?”

“呵呵。”

大学时候我们班里有两个女生,但这个事情一直到一个学期以后我们才发现。因为有些人从外观很难区别物种。

今天我看到了女程序,比我想象中的要漂亮的多,真的是那种看到鼻血流一地的素质,随便拍张照片都能觉得是明星照。

这个女生中文名叫高兴,英文名叫Happy。名字很对得起长相,进来之后一直笑嘻嘻的。开始我们觉得她是那边公司扔过来滥竽充数的,但想到好不容易有个异性也就没多说什么。一天后我们发现自己错了。她堆代码的能力远远强过我们所有的人。

“我说,你是怎么学的。相当厉害嘛……”

“其实我本来是做模特的……”

“哦,那怎么学编程的。”

“因为当时一个游戏公司给我签了一个showgirl的合同,当时老板是做美工出身,就天天教我画图之类的……”

“然后呢?”

“然后我又以美工身份跳槽到一个网络公司……”

“那到底什么时候开始学的编程?”

“就是有一天我发现程序员的收入比美工高不少,就顺口问一句公司的技术总监,结果技术总监就天天帮我辅导。后来即便有问题了,也不停有人帮我,慢慢水平就好了。”

我尽力检索大脑的每个神经元,只是想起来最早在游戏公司时曾经咨询过一个大牛怎么处理一些数据,只换来一个字的回答:“滚。”

“那你是怎么学的编程啊?”高兴问我。

“我大学就是学这个的。但是……”猛然一个大学室友的故事闪到我大脑里。

“怎么了?”

“我大学有个室友,有一天偷看我电脑找黄片。当时里面存了很多编程的视频。他以为是黄片就看了。”

“然后呢?”

“然后他一个学管理的,毕业之后去微软做程序员了。”

“机缘巧合啊。”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