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种药品新增进入国家医保目录_罕见药新药进入国家医保目录

74种药品新增进入国家医保目录_罕见药新药进入国家医保目录,第1张

74种药品新增进入国家医保目录_罕见药新药进入国家医保目录

12月3日,国家医保目录公布,可谓是几家欢喜几家忧……74种药品新增进入之余,11种药品被调出目录……多款罕见病药物进入医保是亮点。

调整后,国家医保药品目录内药品总数为2860种,其中西药1486种,中成药1374种,中药饮片仍为892种,政策将在2022年1月1日起开始执行。

谈判成功率达80% 降价幅度逾60%

本次调整,共计74种药品新增进入目录,11种药品被调出目录。从谈判情况看,67种目录外独家药品谈判成功,平均降价61.71%。

同时,此次医保调整共有117个品种被纳入谈判范围,最终谈成94个,包括目录内原有的27个品种,以及新进的67个品种,总体谈判成功率达到80.34%。这是除了2018年抗癌药物专项谈判之外,80%以上的谈判成功率是历次医保谈判中最高的。此外,61.71%的降价幅度也是近几年最高。

据了解,2021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的范围包括近5年新上市或说明书修改的药品,国家基本药物以及新冠肺炎治疗用药。新纳入药品精准补齐肿瘤、慢性病、抗感染、罕见病、妇女儿童等用药需求,共涉及21个临床组别,患者受益面广泛,群众用药的可及性和公平性,进一步提高。

虽然120万元一针的CAR-T抗癌药缺席医保谈判,但备受关注的“70万一针”的天价药诺西那生纳、阿尔茨海默病新药“九期一”均被纳入医保目录。

此次诺西那生钠注射液成功通过医保谈判,成为首个被纳入国家医保目录的高值罕见病药物。根据央视新闻发布的谈判现场视频来看,5毫升12微克每支的报价从53680元经过两轮九次报价降到了33000元,前后降幅接近40%。

另外,此次阿尔茨海默病新药“九期一”也是大众关注的焦点之一。我国是世界上阿尔茨海默症患者数量最多的国家,有数据统计,随着我国人口老龄化加速,预计到2050年我国患者将达4000万人,用药规模将超过300亿元。

而根据该药厂商披露的信息,“九期一”价格由原每盒895元降至296元,降幅超60%。进入医保目录后,按每月4盒计算,患者用药费用将由原每月自费3580元,降至1184元,按全国门诊平均50%医保报销比例计算,患者每月自付不到600元。

但也有几款进口PD-1没能出现在医保目录中。默沙东和百时美施贵宝今年颗粒无收,K药、O药进医保依然没有指望。同时,罗氏和阿斯利康的PD-1/PD-L1也没有进入医保。

跨国药企这几款药也进了目录

在国家医保目录中,葛兰素史克(GSK)旗下双药HIV治疗方案多伟托(通用名:拉米夫定多替拉韦片)通过谈判成功入选。作为中国首个完整的、每日一次、单一片剂的HIV双药治疗方案。该药物自上市到入选医保仅用时5个月,也可看出,此次医保谈判的效率可见一斑。

多伟托主要用于HIV感染的治疗,其主要由固定剂量的多替拉韦(50mg)和拉米夫定(300mg)组成。其中,多替拉韦是第二代HIV整合酶链转移抑制剂,通过阻止病毒DNA整合至人体免疫细胞(T细胞)的遗传物质来阻断HIV的复制;拉米夫定则是一种核苷类逆转录酶抑制剂,常与其他抗逆转录病毒药物联合使用。

中华医学会感染病学分会主任委员李太生教授表示:“以多伟托为代表的‘简化疗法’已成为当下治疗HIV的全新选择。与传统三药疗法相比,简化疗法在实现同等疗效的同时,还能减少药物暴露,减少药物相关的副作用和药物相互作用,相信这一创新疗法被纳入医保后,将更好地满足患者的长期用药需求,助力患者用得上药,从而帮助更多HIV感染者从中获益,提高生活质量,回归正常生活。”

除此之外,辉瑞的三个产品也均录入此次国家医保,其中包括达可替尼片(商品名:多泽润)、口服药物氯苯唑酸软胶囊(商品名:维万心)以及磷酸二酯酶-4(PDE-4)抑制剂克立硼罗软膏(商品名:舒坦明)。

达可替尼片于2019年5月在中国正式获批上市,该产品是唯一临床试验结果证明在21L858R位点和亚洲人群中证实有总生存(OS)获益的靶向治疗药物;氯苯唑酸软胶囊于2020年9月在中国获批上市,该产品是全球首个、也是唯一经批准治疗ATTR-CM患者的口服药物,填补了此前中国在ATTR-CM治疗领域无有效药物的空白;克立硼罗软膏于2020年7月在中国上市,是国内首个且唯一用于2岁及以上儿童和成人患者治疗轻中度特应性皮炎的无激素外用处方药PDE-4抑制剂,减少促炎细胞因子的产生,改善瘙痒、炎症和皮损,修复皮肤屏障,为受到特应性皮炎(AD)困扰和治疗安全性顾虑的患者带来新选择。

医保支付结构渐趋合理化

对于此次医保名录的公布,《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到了医药战略规划专家史立臣。他表示,妇科药,儿童药、罕见病与新药都进入了医保目录,这在以前是很难进入的,尤其是罕见病药与新药的进入,是此次医保目录最大的变化。并且此次也明确提出了妇科用药与儿童用药,这在以前也是没有明确的。

此前在医保目录中并没有新药,此次的加入也让很多患者因此受益,原来这些药品都为自费药品,但是对于此次进入医保的“天价药”,不一定惠及所有患者。

对此,史立臣表示,药品进入医保目录,并不是说患者得了这种病就要用这种药,这有很多的限制条件。医保的限定与药品的适应症不是重合的,只限定与其对应的相关适应症,而且还要看处于什么治疗阶段。

并且即便这个药品进入医保也不能保证每一个地区都采用。比如一个高价药品,对于东南沿海地区来说,可以进行采购,因为医保有结余,具有支付药品的能力,但对于一些偏远地区,本身医保支付能力有限,高价药的采购可能就会有困难。

医保作为一个普惠性政策,目的是要覆盖绝大多数的人,如果都买高价药,医保也会负担不起。并且,对于医保药品的进入,还是需要符合相关条件。内在的条件,比如疾病到什么阶段才能使用;外在的条件就是当地的医保资金池的承接能力。

目前,其实国家在努力的调整整个医保的支付结构。目前国外的医保支付结构基本上是20%-30%用于支付仿制药,剩下的大部分用与支付罕见病药或者新药,这种支付结构相对合理。

目前中国也正在朝这个方向努力,调整医保的支付结构,将罕见病药与新药逐步加入医保目录,并且还要考量各地医保资金池的情况。国家层面做结构性调整,地方层面根据医保资金池的承压情况决定药品的使用情况。

欢迎分享,转载请注明来源:内存溢出

原文地址: https://outofmemory.cn/bake/2994677.html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09-23
下一篇 2022-09-23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0条)

保存